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
周點擊
她閃婚了千億首富海彤戰胤
她閃婚了千億首富海彤戰胤 作者:海彤戰胤 分類: 都市 45356 人在讀
握過手後,戰胤抬起左手看了看腕錶,對海彤說道:“我很忙,咱們速戰速決。”海彤嗯了一聲。戰奶奶忙道:“你們倆快進去辦手續,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們。”“奶奶,你到車上去,外麵熱。”...
最新更新: 第1362章
逍遙醫王
逍遙醫王 作者:葉天林紫怡 分類: 都市 41925 人在讀
葉天被陷害入獄,卻獲得了無上醫術和絕世武學,從此醫學濟世,除暴安良。我有活人法,閻王也發愁;我有殺生術,神魔皆辟易。芸芸眾生,敬我則生,仇我必死!
攝政王的嬌寵王妃醒來了
攝政王的嬌寵王妃醒來了 作者:李氏 分類: 古典架空 41417 人在讀
昏睡十七年的攝政王妃趙霜醒了! 王府裡的鶯鶯燕燕們頓時炸開了鍋,作妖的作妖,跑路的跑路 豐神俊朗的攝政王看著剛剛囌醒的美嬌妻,嚥了口口水,卻不明白這人爲何每日磨刀? 趙霜朝著楊暄擠眉弄眼:“王爺,妾身看這後宅十分奢華氣派,不知裡麪住了幾位美人?” 攝政王麪露尲尬:“本王也沒有數過,應該有十幾人 你覺得多了?” 趙霜訕訕然笑道:“妾身是覺得……這麽多人,該有個圖冊纔好” 攝政王這條金大腿,她可得好好抱住,小心伺候著! 她若是想報前世被三昧真火燒燬容貌,又受噬魂蟲蝕骨鑽心之痛的血仇,還得靠他 楊暄後傾身子,警惕問道:“你做這圖冊想乾什麽?” “自然是給...
葉浪安汐顏
葉浪安汐顏 作者:修羅戰王 分類: 遊戲 41212 人在讀
八年前,他被後媽誣陷,被家族無情地驅趕,淪為喪家之犬。一夜之間,豪門大少變落魄棄少,遭遇追殺,曾經稱兄道弟的朋友也全部玩起了失蹤!好在,他命不該絕,被一神秘老頭救走。八年後,他已站在這個世界的最巔峰,以棄少之身重回都市,定要讓所有曾經欺他、辱他的人,付出百倍代價!!!
最新更新: 第2918章
我閃婚了超級大佬
我閃婚了超級大佬 作者:沈西墨司宴 分類: 都市 36218 人在讀
一夜荒唐,她竟然睡了墨家那位隻手遮天心狠手辣的墨三爺!所有人都說她完了,隻有等死的份兒了!可是冇想到,“三爺,沈西在潑婦罵街呢。”“我女人單純可愛,哪個不長眼的敢誹謗她?”“三爺,沈西把房子燒了。”“我女人溫柔可人,不知道燒傷手了冇?”“三爺,沈西把你的白月光給揍了。”“我的白月光隻有沈西一個,你們不要汙衊我。”殺伐果斷冷酷無情的墨司宴攬著沈西的小蠻腰:“我女人真真美好,我女兒好可愛。”眾人:墨三爺,您能做個人嗎?
最新更新: 第1486章
顧寧願薄靳夜
顧寧願被傳在酒店夜會三男,從此身敗名裂,還被顧家驅逐。 五年後,她帶著三胞胎迴歸,整個京都的名媛為之一驚,紛紛看緊自家的老公。 誰知,顧寧願扭頭,就嫁給了京都第一財閥大佬! 眾人驚掉下巴,直呼薄家那位眼瞎。 後來,顧寧願馬甲掉落……天才神醫、神秘組織老大、知名珠寶設計師和創始人,驚掉無數人眼球。 渣妹,“馬甲再多,不還是浪女一個?生的孩子都父不詳!” 財閥大佬,“孩子的父親是我,你說誰父不詳?”
宋襄 嚴厲寒
宋襄 嚴厲寒 作者:離職後我被前上司纏上了 分類: 遊戲 34920 人在讀
宋襄做過最賤的事就是給嚴厲寒做了五年“私人秘書”。她把一切都送出去了,狗男人一句膩了,直接把她流放到了犄角旮旯。流放日子本來不好過,但大概是衰神走了。宋襄一到基層,瞬間是腰也不疼了,腿也不酸了,一咬牙就跑上了人生巔峰。小鮮肉倒追,貴人送業績,冇見過麵的親爹是快死的億萬富翁,點頭就有遺產繼承。人生就是這麼……起起伏伏起起起。嚴厲寒衰神實錘!酒會上嚴厲寒端著酒杯,眼神掃到多日不見的前秘書,冷...
最新更新: 第3531章
暖心甜妻_淩總_晚安
暖心甜妻_淩總_晚安 作者:蘇熙淩久澤 分類: 遊戲 33166 人在讀
暖心甜妻淩總晚安又名婚後心動:淩總追妻有點甜,婚後心動不自知本書角色名:蘇熙,淩久澤簡介:蘇熙和淩久澤結婚三年,從未謀麵,極少人知。晚上,蘇熙是總裁夫人,躺在淩久澤的彆墅裡,擼著淩久澤的狗,躺著他親手設計訂製的沙發。而到了白天,她是他請的家教,拿著他的工資,要看他的臉色,被他奴役。然而他可以給她臉色,其他人卻不行,有人辱她,他為她撐腰,有人欺她,他連消帶打,直接將對方團滅。漸漸所有人都發現淩久澤對蘇熙不一樣,像是長輩對晚輩的關愛,似乎又不同,因為那麼甜,那麼的寵,他本是已經上岸的惡霸,為了她又再次殺伐果斷,狠辣無情!也有人發現了蘇熙的不同,比如本來家境普通的她竟然戴了價值幾千萬的奢侈珠寶,有人檸檬,“她金主爸爸有錢唄!”蘇熙不屑回眸,“不好意思,這是老孃自己創的品牌!”
最新更新: 第2695章
傅司寒蘇安染小說
叱吒風雲的商界帝王傅司寒這輩子都冇有想到,會被一個小姑娘治的服服帖帖。“總裁,夫人去打架了。”男人,“多派幾名保鏢。”“總裁,夫人要把仇家一把火點了。”男人,“哦?在哪?”所有人都以為總裁前去製止的時候,隻見男人將淋了油的火把遞過去,“你開心就好。”傅司寒覺得這輩子活著的意義,就是往死裡寵蘇安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