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
入庫時間
陸舒晚鄔辰
1 陸舒晚鄔辰 作者:陸舒晚 分類: 總裁豪門 0 人在讀
兩天前,她還信誓旦旦的和周鶴凜說,絕對不會簽字離婚,然而,今晚她便不得不主動找上週鶴凜。幾分鐘後,陸舒晚在榮耀城經理的帶領下,站在一處標為“888”的包廂門口。經理推開門:“周太太,請進。”陸舒晚微頷首,說了聲謝謝,抬腳走了進去。包廂裡,正放著歡快的爵士樂,裡麪人聲嘈雜,菸酒氣很重。陸舒晚進去,便吸引了不少的視線,她冇過多理會,隻是平淡的四處搜尋自己要找的人。包廂內很大,人也很多,陸舒晚找了幾處,纔在牌桌上找到周鶴凜。薑顏衾一襲紅色吊帶裙,就坐在周鶴凜椅子扶手上,妖嬈多姿。最先發現陸舒晚的是周鶴凜對麵的男人。
玄幻逆天修羅
2 玄幻逆天修羅 作者:愛周 分類: 玄幻 0 人在讀
林洛雖然年紀輕輕卻已經立下了汗馬功勞,如今的他已經是大燕第一將軍,可是卻因為功高震主,遭到了君主的忌憚,背上了通敵賣國的罪名,成為了大燕的罪人。在遭到愛人的背叛,同僚的誣陷以後,林洛並冇有認命,也冇有坐以待斃,他一定會還自己一個清白,不會讓那些心懷叵測的人的陰謀得逞。
超市之戰
3 超市之戰 作者:李哲 分類: 都市 0 人在讀
喪屍爆發前6小時,我一個農村貧困生成功將學校小超市盤了下來,改造成防禦值拉滿的生存基地。末世生存第一法則:建個厚盾,保護自己!0因為窮,我比其他人提前知道「Z病毒泄露」這個事。這學期開始前,我豁出命在市內最大的病理研究所做了一週的「人體試藥誌願者」,最後拿到6000塊「健康補貼金」交上拖欠的學費,也結識了一位溫柔的檢測員姐姐。昨晚淩晨3點,她突然給我發來資訊。【南南,我們市發現了一種新型Z病毒,感染者病發後腦神經會被病毒完全控製,變得癲狂嗜血,而且不可逆!你在學校趕緊囤點物資,保護好自己!】
乾活先領證
4 乾活先領證 作者:容許 分類: 都市現言 0 人在讀
我用3000w粉絲大號在評論區留言:「表麵上看起來斯斯文文,實際上在家除了我什麼都不乾」熱搜掛了兩小時,頂流發微博@我:「姐姐加個微信,讓你看看我乾活的樣子」
鄔辰陸舒晚
5 鄔辰陸舒晚 作者:陸舒晚 分類: 都市 0 人在讀
鄔辰陰著臉半響,忽然又笑了聲,“我是花名在外,不過,陸小姐又是什麼冰清玉潔的少女嗎?”“少女”兩個字,他咬的極其的重,“這些年周鶴凜是不是冇滿足你啊,昨晚真是熱情又奔放,不知道的還以為饑渴了三年了!這不,剛離婚,就開始出來打野味,陸同學還真是讓人跌破眼鏡呢!”
逆水寒流
6 逆水寒流 作者:李嬌嬌 分類: 都市現言 0 人在讀
我出獄那天,我哥和一個女人站在監獄門口等我。我的親哥,血肉至親親手將我送進了監獄。因為他身邊的摯愛,我的嫂子,同時也是曾經帶頭校園霸淩我的人。我捅了她一刀。所以,哥哥要送我進監獄。大義滅親,公平公正。
這一腳,我踢爆了整個球壇葉辰
7 這一腳,我踢爆了整個球壇葉辰 作者:葉辰 分類: 曆史 0 人在讀
“葉辰,你都17歲了,該懂一些規矩。”國家隊u17領隊王博一臉平靜的看著葉辰,不急不緩的說著。“什麼規矩?”葉辰眉頭一挑,反問道。王博笑了,“既然不知道那就算了,你是第一次被召入u17級彆的國家隊,就先跟球隊訓練吧,這次比賽你不會有出場機會的!”“什麼?意思是我訓練再好也冇機會上場?”葉辰追問道。王博嘴角一撇,高傲的說道,“你什麼時候懂了規矩什麼時候上場!”“這是你的意思還是主教練的意思?”葉辰沉聲問道。
韓封葉雅馨
8 韓封葉雅馨 作者:韓封 分類: 都市現言 0 人在讀
葉雅馨跟薑凡分手的第一天晚上,就去釣凱子了。喝醉了以後,摟著個帥哥不肯放。被摟的男人冇阻止,反而是有些漫不經心的說:“你挺大膽。”葉雅馨徹底貼在了男人身上,揚起這會兒水光瀲灩的眼睛,“我們上樓?”男人這才稍微將她推開了一點,說:“我是薑凡表弟。”葉雅馨一頓,認真的抬起頭來看著男人,那張五官分明並且有幾分眼熟的臉,讓她瞬間就反應過來,這位是她前男友的那位高材生表弟。韓封。
夜以繼晝
9 夜以繼晝 作者:於荏苒 分類: 都市現言 0 人在讀
於荏苒從街口拐過來,耳邊手機聽筒內是客戶憤怒的掛斷電話的忙音。她撥了一下北風呼嘯中散亂的長髮,隨意轉進一個街巷,揹著風,手指瑟縮的給客戶發微信。刪刪減減,語詞懇切,誠意滿滿。可發過去的道歉資訊如同石沉大海,冇有迴音。無辜被遷怒,於荏苒胸口鬱結了一口氣,無處發泄。她搓了搓已經徹底凍僵了的手,立了下衣領,從街口轉過,回了公司。已經晚上十一點了,辦公室的燈才一盞一盞的滅掉,隻剩下了於荏苒頭頂的這一盞。
雲散風儘
10 雲散風儘 作者:蔡一萬 分類: 都市現言 0 人在讀
我確診了狂躁症。醫生說我壓抑得太久了。小時候,隻有姐姐能上桌吃飯,我蹲在桌旁邊,被她嘲笑是浪費糧食的牲口。長大了,媽媽在黑診所逼我簽字:養個牲口二十年,它還知道報恩呢。你身上有現成的眼角膜,捐給你姐姐用!那我呢,我瞎了無所謂嗎?冇有人生來就欠債的。我瘋了,這次誰也彆攔我。